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科学幻想- 我变成女生了33~36
我变成女生了33~36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午夜福利视频_午夜男人免费福利视频_在线看午夜福利片]

地址发布页:

第三十三集 夸张的毕业典礼


  快乐的时光总是令人觉得很短暂。很快,两个星期过去,院长太太从娘家搬回来了,我和院长的激情也就犹如被冷水浇过一样嘎然而止,还好,院长太太没有发觉家裏有什幺不一样,她的老公每天晚上还是死死的睡在她身旁,唯一不同的是性欲应该好像高涨了些了吧,由于怕动了胎气,她老是不愿意做那事,院长想借助她的肛门解决,来个后庭花,她又怕疼,最后都只能由她用大腿夹着院长的弟弟一射了之。这是院长后来告诉我的。
  我和院长在家裏好像回复到以前那样相敬如宾,虽然我们心裏都有那未完的渴望,可是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,毕竟女主人也不是吃闲饭的主,女人的第七感觉很容易觉察到另一雌性那种气味的。我自己就更是小心亦亦,唯恐我们的私情被发觉,连游泳池也少去了。
  然而,对我不停的思念和肉欲的驱使,身为男性的院长忍不住挺而走险了。有一天,趁我下水那难得的机会,他也下去装着锻炼一下,在池裏他匆匆跟我说今晚要去找我,我紧张得拼命摇头,他没说什幺,只是微微笑着决定地看着我。看来院长的主意已定,我只能拿幽怨的眼神狠狠瞪了他一下,就匆匆忙忙上水回屋裏去了。
  那天晚饭,院长特意斟了一杯十全大补酒给他妻子,跟她说喝了可以补补身子,安胎也有帮助。他妻子竟也听话地喝完一整杯。吃完饭等院长洗好碗,她已经喊着有点头晕,要去睡了,院长正巴不得她这样呢,扶了她进房,便去打了一盘水给她擦过脸洗过脚,就安顿她上床先睡了。
  这天我也是吃饭之后早早自己进了睡房去了,院长洗过澡,独自在厅裏看了一会儿电视,看看已经10点了,就也回自己的睡房躺在他妻子旁边,这时候他妻子已经睡熟得象个婴儿一样,看来那十全大补酒会使她一觉到天明的了。我在睡房裏却辗转反侧,躺了快有一小时还没能睡着,为那即将到来的刺激时刻而兴奋,心也在狂跳不已。
  大约到了11点半,有人拧了一下门的把手,门开了,没有反锁。我知道是院长来了,透过窗外微弱的光线,正看见院长快速进入,然后转身把门关好,一到床边马上就压在我身上,我用细如呼吸的声音说道:“色胆包天了,你就不怕?”他说:“我好想你,忍不住了。”我又低语:“想我什幺了?”他回答:“什幺都想。”
  说完之后热吻就铺天盖地的降临在我们两个人之间。
  院长把睡袍拉掉,把内裤也脱了,翻开被单就钻进去,这才发觉我身上只穿着乳罩和小内裤,我那温暖如绵的肉体顷刻间把他重新带回温柔乡里,他忘情地扒掉我的内裤和乳罩,疯狂舔吻着我那透着女性香味的乳房,小腹,大腿,而我也兴奋地亲吻我可以亲到的地方。
  院长把我的两条大腿分开,头就埋就两腿之间,一股熟悉的气味把他顿时刺激得膨胀欲裂,狂热地吸吮那粉红的阴唇,淫水大量涌出我的阴道,我们都为久旷的欲望而颤抖。
  我扯着院长的头髮不断的说:“上来,上来呀,,,。”。他离开我的阴部,纵身压上我的身上,坚硬的阳具已经找到湿润的阴阜,腰一挺,阴茎就穿过紧窄的阴道全根直入我的蜜穴裏,“噢,,,”,我长长的舒了口气,双腿很自然的紧夹住他的腰部,他知道我是要好好感受一下这久违了的充实感觉,他没动,就让我那幺紧夹着,敏感的龟头似乎已经抵着了我的“子宫。”。
  大概过了5分钟,院长开始蠢动,我也稍微放鬆了两腿。畅快的感觉使我们两个忘情地紧紧抱着对方,嘴巴疯狂互吻着。在这特定的环境下,我们不敢玩什幺花样,他就那样压着我拼命冲刺,两个人都压抑着不作声,然而高潮也紧张而比平常快地到来了,在喷射的那一刻,我们拼命把对方的嘴巴吸得紧紧的,只是听见闷闷的“唔、唔”声,延绵不绝的快感令我们陶醉,高潮过去,我的两条腿已经把他的臀部紧紧扣在我的小腹下面了。
  一刻激情后,我们抱着再躺了一会,抓紧时间互相爱抚对方的身体,很快院长又膨胀起来,还是按照男上女下的正常体位又做了一次,同样的我们都在刺激的快感中同时到达高潮,大量的精液已经灌满了我的阴道,两个人的屁股都湿得一塌糊涂的,但是我们却享受这一刻的放任,液体的润滑把两个肉体交缠带来快感推向更高峰。
  院长不敢在我的房间久留,和我依依不捨吻别后,起来穿衣準备离开了,手不经意地抄到一小布料,他看不见是什幺,但是大概知道是我的小内裤,于是不露声色地把它抓在手心裏,道别了我,回自己的房间去了,其实这是我为给他一个纪念而留下的。
  快乐的日子在我终于要搬到大学裏的宿舍的时候结束了,我们都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,毕竟这段男女之情只是我们情欲发作时候的不伦之恋。当大家回到现实才发觉,我有我的前途,院长也有自己的家室,我们还没有勇气可以放弃自己的所有而冒然闯入未知的世界,而且我是变性人,对于院长来说,这几次只是发洩一下久违的男女之情罢了,这种感情不可能是长久的;而对我来说,与院长的感情是父女之情多一点,毕竟他于我有再造之恩,所以他还不算是我的真爱。但是,我们不后悔所经历的这段情,因为我们在那特定的时段都需要那幺一种异性的慰藉。
  我怀着美好的回忆踏进斯坦福大学,这裏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鲜和美好的,我对自己说,一定要珍惜这一切,决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放纵。就这样,时间一晃就是四年……
  这一天,对我来说可重要了,是我拍毕业照的一天,老爸还特地乘飞机赶来,参与我的毕业典礼。
  前一天晚上我老是睡不着觉,好不容易熬到天色微明,我便起床了。一阵梳洗完毕,我便匆匆地穿上衣服出门。在这四年的生活,虽然我已经保守了很多,不敢像以前那样放纵,但还是保持着在家“少布。”的习惯,况且在西方国家很正常的嘛。
  我下了楼梯,却被一名邮差迎面拦着,只见他手捧一大束红玫瑰,微笑着说:“AreyouSARINASUN?”我回答了他。于是他便把鲜花送到我手裏。
  我很奇怪,虽然在学校也认识到很多新朋友,但男的就儘量少来往,四年裏也有人对我追求,但也被我一一拒绝,那幺这花是谁送的呢?难道还有顽固者?正想着,却看到玫瑰丛中有一张贺卡。
  我拿着花回到宿舍,翻开贺卡,裏面的却是中文字,写着:“晓薇,恭喜你毕业,祝你前程似锦!我乘12时班机,你收到我这张卡时,我应该就要到了。”
  我越发觉得奇怪,我到美国留学这事除了老爸和院长,没有人知道,院长就在学校附近,哪用得着乘飞机那幺夸张,我老爸更不可能,哪有送玫瑰给女儿的呢?况且这些字也不是他的字迹。
  想不出来的东西就不要去想,我把花放好,把贺卡收好,然后锁上门出去了。我乘计程车来到机场,老爸已经在下了飞机等我,四年不见,他又老了,看到头髮半百的他半靠着栏杆,我心裏不停责怪自己,不论我是男是女,都23岁了,还要老爸为我操心。
  老爸却十分兴奋,问这问那,虽然这四年都有我们都有通电话,但总比不上当面见到来得传神。我们父女俩折返回到学校。当我穿戴上学士袍和学士帽时,老爸高兴得几乎流下泪来。
  就在我们经济系的同学站在学院大门前拍集体照时,忽然头顶上传来一片像发动机那样的声音,我们颇为奇怪,大家不约而同抬头往上看。只见高空中驶来两辆直升飞机,在我们头顶上盘旋片刻,突然一声清脆的响亮,两辆飞机分别垂下两幅长达数十米的布条,裏面写着:“祝孙晓薇小姐前程似锦!”我还没弄清是怎幺一回事,飞机便洒下一点点红色的东西,越来越多,洒在我们周围。
  大家虽然大部分都不懂中文,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幺,但出于好奇心,都跑开去捡或者接那些红色的东西,我当然也不例外,走近一看,原来是纸折的红心,有半个手掌那幺大,天空中还是不断落下,估计超过一万个!。
  我捡了一个来看,原来红心上面还有字,是写着我的名字!我又捡了几个,全都一样写着:“孙晓薇。”。
  “看来这人很喜欢你呀!是什幺人呀,怎幺没听你说呢?”老爸一个劲地问,看来很感兴趣。我却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
  就在这时,一批穿着整齐西服的男士分开左右列队,向我们这边走来,很有气势,后面还跟着一批乐队在吹奏。我知道这肯定又是沖着我来的,心裏不禁想:“不是吧,究竟是谁呀,这幺夸张!”
  伫列中间一人越众而出,是一名仪态幽雅的男士,手持一大束玫瑰,然而我却不认识这个人啊!他走到我面前,把花递给我,说:“我们受一位先生委託送给你”
  “是谁叫你们送来的?”
  “裏面有信,请你看看吧”
  我再三追问,那人都不肯说,然后和那帮乐队离开了,我拆开花丛裏的信件,裏面只是简单的写着今天晚上在咖啡厅见面,却没有署名。
  出于好奇心和老爸的鼓动,我决定赴约。由于对方排场宏大,我也不能失礼,选了一件黑色的吊带束腰连衣裙。在油脂较多的食物长达四年的养育下,我的胸比以前更大,胸围达到35寸,罩杯是E-CUP,在连衣裙的束缚下再戴胸罩就显得累赘,于是仅贴上乳贴,连衣裙总使我的下身感到空如无物,一不做二不休,我裏面索性穿丁字型内裤,使得更加清爽凉快,由于连衣群半透明,内裤我也选黑色的,以免尴尬。我依照信上所写的时间到了咖啡厅,在信上所说的台号坐下,对方却还没到。然而我一坐下,周围的乐队一齐奏乐,整个咖啡厅像是为我而设,我这才注意到,这间咖啡厅除了我,根本没其他客人。
第三十四集 激烈的前戏
  乐队奏着浪漫的乐曲,令我陶醉其间,自从变性了以后,音乐细胞也似乎多了点,换了以前的我,顶多能在卡拉OK上一展所长,要我欣赏这幺高境界的音乐,也只有现在的我才能做到。我只顾欣赏,却没注意到其中一个拉小提琴的正向我这边走近。等到他走到我面前,我抬头看他,这才认出他来,原来是阿朗!!我这才明白,其实我也应该猜到,有本事搞那幺大的排场,我认识的人除了世业集团的二公子还会有谁!四年不见,阿朗更显英气逼人,肌肉更为结实,宽广的肩膀使得他穿起那套笔直的西装更显型男风度。
  虽然他这个模样使我春心蕩漾,但他指使手下伏击阿行他们这一卑鄙行为令我十分恼火,招呼也不打,转头要走。阿朗连忙放下小提琴,拦住我,说:“四年不见,怎幺一见面就走?”
  “你连杀人的事也干得出,就已经不再是我的朋友,我们也再没见面的必要!”想起阿行那癡呆的眼神,我更不愿跟阿朗多说半句。
  “你为什幺对雷万行这样好?那小子比你小好几岁,你没可能喜欢他,何必因为他而破坏我俩?你来这裏读书,是想避开我,都四年了,你还不能忘了那件事吗?”
  “不能!绝对不能!你是杀人兇手!”
  “本来我程朗做事对得起良心,才不屑解释,不过为了你,我愿意破例,我可以告诉你,找人伏击雷万行的,不是我!”
  “那是谁?”我追问。
  “他大哥——雷万风!”
  “荒谬!你都会说那是他哥,怎幺会找人杀自己弟弟?”这话我是沖口而出,其实话出了口,我已经隐约觉得不对劲,阿朗说的未必会假,而且从情感上我确实希望阿朗不是兇手。
  “你想,那天我的确想杀雷万行,但幸亏你在旁劝解,我不是怕偿命,而是你不愿的事情,我决不会做,我又怎会多此一举呢?反而他大哥是最可疑,那天的事次日就洩露出去,只有他大哥是最有可能这样做的,因为这样一来,雷万行有什幺不测,媒体一定会怀疑是我干的!而结果果然是这样,雷万行遇袭的第二天,世业集团和世业科技的股价都下跌,雷万风那家伙大捞一把,弄得我们损失不少,而且他还趁势成了世业科技的股东,左右我的决策,我也是事后才猜出原来一切都是他的阴谋!”
  阿朗的解释合情合理,而且也和我觉得的“不对劲”雷同。“这人原来这幺歹毒,他害了他弟弟,顺势使自己继承他爸爸的全部家产,这是一举两得呀!”
  “说得对!你真聪明,懂得举一反三,我也是这幺想,那家伙恁地可恶!晓薇,既然事情都已经真相大白,你可以原谅我吗?”
  “阿朗,那天你是看得清清楚楚的,我还怎幺好意思跟你在一起呢?”
  “哈!你大可不必内疚,你以为我程朗是什幺样的人,会像那些庸人对那事儿斤斤计较吗?我只知道现在最爱的是你,以后最爱的也是你,至于以前嘛,我不记得了哦!”
  听了这样的表白,再硬的心也软下来了,虽然我们没有将来,但现在无论如何也得还他的心愿,想着想着,我靠在他那广阔的胸膛。
  他轻舒双臂抱着我,强壮的嘴唇重重的印在我的小嘴上,我被他吻得心裏小鹿乱撞,轻声说道:“这裏人多,不好意思的”。阿朗却笑了笑,一挥手,乐队和侍者均退了出去,诺大一个咖啡厅就只剩下我们两人。我也早打算今天晚上给他,只是碍于女性的那点所谓的矜持,只能任其所为,其实又有什幺好矜持的呢?我的丑态给他看了足足三次,一次是在公车上,另一次在公园裏,最后一次在雷家,真的是一不离二、二不离三,不过阿朗却没有嫌弃我,如果我是真正的女人,我一定要嫁给他,和他永远在一起!
  可惜我不是,我只能跟他一夜情。
  他拨下我的肩带,在我的两个香肩上拼命的吻。“噢……”我仰起头轻轻地低吟着。他又吻我的脖子,使我的本来就颤动着声线更为抖震,比得上音乐家的震音。
  阿朗解开我束腰的带,双手向下,连衣裙轻向下卸,露出白晰的娇躯,惟有三点是黑色的。我胸前伟大,35E的大波足以令人头晕目眩,而两个乳头上的乳贴却显得不伦不类,颇为煞风景,而下面的黑色丁字型内裤虽能达到神秘性感的效果,但由于我的阴毛十分浓密,黑糊糊的一大片,小小一条丁字裤哪能遮得住?我羞得脸贴着阿朗的胸部,一只手护着两个大奶子,一只手捂着下麵的阴毛。下面还好,上面两个大乳房哪里是一只小手就能遮盖得住?
  阿朗看着我尴尬的样子,笑了,却笑得很纯、很真。他是笑我很傻,笑我也被俗世的眼光束缚,笑我也像凡夫俗子那样执着。这时候的阿朗跟和流氓缠斗、举枪杀阿行时候的他真是判若两人。
  阿朗轻轻地拿开我的手,揭下我的乳贴,两个棕色的乳头傲然挺立在我的乳房上。美中不足的是乳头已呈棕色,这是我放纵的报应、不贞的表现。阿朗却毫不嫌弃,一口把我左边的乳头含在嘴裏,两只手指却捏住我的另一个乳头。
  “啊……”双重刺激下,我全身犹如电击,忍不住了,我感觉到下阴开始湿了,象徵着淫秽的女人特有的体液——淫水,从我的阴道上分泌出来,从阴道口渗出,湿润着整个阴唇,使我的内裤上印有一个阴唇的样子。阿朗暂时未理会我下面的变化,只是在我两个大奶埋头苦干,一只手不够,两只手在我的胸前抓捏搓按,而没有了他手臂的承托,全身乏力的我躺在沙发上,任其所为。
  两个乳房哪能经受得起他的折腾?渐渐起了反应,使我感到胸前涨闷的感觉,而两个乳头更是充血激突。他缀着我的乳头,我激动用力抱着他的头,嘤嘤地叫了起来。
  他腾出一只手,突然隔着内裤按在我的阴户上,我这才觉得舒服无比,他却用一只手指插入我的阴道。“啊……”我张口就叫,他却趁机张嘴含住我的舌头,好一个狡猾敏捷的家伙。他的嘴比较大,而我的嘴比较小,他整个嘴巴伸进我的嘴裏含住我舌头,使我把嘴撑得很大,唾液不断溢出,滋润着我俩的舌头。
  我俩的舌头在互相的嘴裏翻滚缠绕,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,他又用舌头使劲舔我的牙齿,就这样我们吻了好几分钟,加上他双手玩我的乳房和下阴,弄得我喘气喘个不停。
  “嘿……呼……你好会玩……嗯……一定玩过很多女人……”
  “不多,之前我拍拖四次,却没有真正做,主要的经验还是看A片学来的。”
  “哟,那你不就是处男?但我却不是处女……”
  “算是吧,不过我倒不在意这些,对我来说,你永远都是冰清玉洁的!”
  我笑了笑,“刚才我的口水流得你满嘴都是,现在不断喘气,你靠得那幺近,不怕……”
  “你的口水很甜,我都吞下去了,你吐出的气很香,真的是吐气如兰!”
  我听他这幺说,一时激动,便不知羞耻的搂住他吻他,而他也抱紧我吻我。于是我们又激烈拥吻起来,你吞着我吐的口水,我吸着你呼的气味……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那结实而硬朗的手再次降临到我那不能生殖的“生殖器。”上。手拉开我的内裤,手指插入我的阴道裏,情欲高涨的他很是用力,两根手指在我的阴道内来回抽插。“你的逼很美,以后为我生的孩子一定也是男的俊女的美”我听了这句话,心头就像被狠狠的刺了一下,一直以来的抑郁终于压制不住,眼泪夺眶而出,这下子吓得阿朗连忙把手指抽出来,他是以为把我插得痛了。
  “怎幺了,很痛是吧,都是我不好!”他的手在我的阴户周围轻轻的扫拭,又伸出舌头,舔我的阴唇,总之想尽一切办法使我的痛感减少。
  这时我多幺想把真相告诉他,但我还是忍住了,我是决定要告诉他,令他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,但是要在今天晚上以后,因为我实在捨不得阿朗,我要被他好好的干一次,做他第一个“女人。”。
  “不,我是爽,不是痛,你儘管用力,这样我才更爽。”
  阿朗信以为真,于是手指抽插得更是用力。这幺一弄,我再也支援不住,坐倒在沙发上……
  这时,我的内裤已经脱了,挂在我的小腿上,而我就像妓女一样把双腿打得开开的,让阿朗手口并用玩弄着我的阴户……
第三十五集 厅内的纠缠
  我的两条大腿打得开开的,内裤挂在小腿上,私处门户大开,任由阿朗手口并用地玩弄着,由于我的性器已被干过很多次,阴道不算太狭窄,阿朗便用上三只手指,在我的阴道内来回抽插搓刮,弄得我娇喘连连,柳腰乱摆……
  阿朗玩了一会,把手指抽出,带出一些淫水。我勉强坐起:“来……朗,让我服侍你……”我把内裤从我的小腿上拉掉,那最后一块布条也离开了我的身体。一丝不挂的我站了起来,让他坐下,打开双腿,然后我跪在他面前,脱下他的裤子,阿朗的阴茎早已经勃起了,内裤都鼓鼓的。我脱下他内裤,他的阴茎失去限制,立即竖起,又粗又长,刺激着我的视野。我看到他的阴茎,不禁心惊肉跳,相比之下,阿行和阿广的也略逊一筹,毕竟他们年龄还小,还没完全发育,阿朗则是标準青年,当然不同。
  阿朗注意到我的反应,安慰着我:“别怕,我会轻点”
  我却说:“不,我喜欢”
  说罢,我张开嘴,把他的阴茎塞进我的嘴裏……
  然后我的嘴慢慢蠕动,让他的阴茎感受我的口腔肌肉。
  “啊……”深受刺激的他无法忍受如此兴奋,主动挺腰,使阴茎更深入地刺进我的口腔
  我知道他怕伤害我,所以不敢用尽全力,于是我把他的手放在头部,暗示他可以硬来。他意会了,于是用力按着我的头,拼命往我的喉咙裏面插进去,而我也十分配合,儘量把嘴张得更开。
  他的阴茎逐渐粗大,撑住我的嘴,使我感到十分累,而龟头不断碰撞我的喉咙,更使我有呕吐的感觉,但我却拼命忍着,反而向前顶,让他的龟头更用力顶我的喉咙……
  为了他有更大的快感,本来跪下的我一屁股蹲在地上,然后慢慢躺下,他大概明白我的意思,扭转身体并压在我的身体上,我含着他的阴茎,而他也吻着我的阴户,我俩形成69式。这时,我的嘴收缩,紧紧的含住他的阴茎,那种紧迫感使天生的雄性激发出来,为了进一步突破,阿朗腰部猛地加大力度和频率,鸡巴像打桩机那样狂插我的小嘴,而他这些动作也正是我预期要的,因为他太怜惜我了,不敢用力,所以我得稍微做点工作,刺激他的雄性本能!这样,才使我们的性交更精彩。
  在他的鸡巴猛烈的冲击下,我的嘴不得不张得更大,而他的鸡巴进一步插入,每一下都撞击着我的喉咙。他越插越狠、越插越快,看来是觉得爽,已经进入了状态。而我却惨了,喉咙不断被撞击,由于喉咙比较敏感,所以他每插一下都像在我身上打一拳似的,而呕吐感自然越来越强烈了。
  “我不能跟他长久,这一次我一定使出我的浑身解数!”我这样想。
  于是,我双手按住他的阴茎,使劲往下插,配合着他原有的力度,龟头那一部分竟一下子塞进我的喉咙!可能由于喉咙十分紧窄,阿朗原本就已经準备高潮,这下更是忍不住了,龟头喷出一股浓稠的精液,直灌进我的肚子裏。
  阿朗并非时常自慰,平时积蓄久了,这一下如山洪暴发,一股之后又是一股,开始时我觉得那股精液带着阿朗的余温,很有亲切感,但接踵而来的精液,再加上喉咙塞着他的龟头,我再也忍不住了,把他的龟头吐出,还呕了些东西出来,吓得阿朗连忙拿些面纸帮我擦嘴。
  “都怪我不好,我一时纵欲,竟然在你嘴裏射了……”
  “不,你做得不错嘛,是我太差劲了!”
  我不禁埋怨自己,连一个深喉也做不了!
  我拿着他的鸡巴,伸出舌头舔乾净他龟头上剩下的精液,他激动得一下子掉转身体过来吻住我。“嗯嗯~~~~~~~”我的嘴被他那强有力的嘴吸住了,两条舌头灵活地交战着,他壮阔的身躯压着我,而我的两个乳头则在他的胸前滑动着……这似乎极大地挑起了阿朗的情欲,他一方面跟我接吻,另一方面把手伸到我的下阴,分开我的阴唇,接着一个粗大的物体捣了进来……
  这显然不是他的手指,而是刚刚插过我小嘴的粗大的阴茎!
  “啊……”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插入弄得不知所措,被迫鬆开他的嘴,长叫一声。
  阿朗虽然怜惜我,怕我感到疼痛,但他也知道这时如果畏首畏尾的话只会得到反效果,于是不理我的惨叫,继续用力捣进我的阴道。
  “啊……哇!!啊……嗯…哟……哦……哼…呀……哦……嗯啊……嗯哦……爽……哼…哦……”
  随着我从惨叫变为呻吟,再变为享受的叫床声,阿朗的阴茎已很好地跟我的阴道摩擦着,虽然还只是在前半截,也足以令我欲仙欲死。
  我真的想不通,男女肉体间的摩擦居然会达到如此的快感,整个人就像飘飘然似的,而周围的温度、声音已不重要,甚至眼前的阿朗也是模糊的,我只知道他的每一下抽插都足以令我忘怀,而我,只是紧紧的抱着他享受这一切。
  阿朗时而直线抽插着,时而挪向旁边摩擦我的阴道壁,就这样,简单的活塞运动做了十来分钟,阿朗已对我的前半截阴道的大小、长短了若指掌,同时也感到前方某一位置突然变窄,令他无法前进。
  男人的本能令他再次发力,强行捣进来,阿朗是强壮有力的,没几下,就突破了那个位置,由于后半截阴道是很窄的,我马上觉得下阴涨涨的、十分充实,忍不住“噢……”的长吁了一口气。
  而阿朗动作的幅度就更大了,因为阴道变窄,周围的肌肉紧紧的包裹着他的阴茎,任何微小的动作都刺激着阿朗性器的每一个细胞,只进来不够一分钟,阿朗就已经想射精,而他似乎经验较浅,不但没有收敛心神,减弱动作的幅度,反而由于阴道肌肉的压迫和协裹,令他加大幅度的抽插,要冲出重围。
  “噢~~~~~~~”,随着阿朗长长的舒爽的声音,他的精液也射进了我的体内。浓热的精液不断涌进来,阴道深处的肌肉感受到热热的、冲击的感觉,马上进一步收缩,紧紧的裹住阿朗的阴茎。被他的热精一烫,使我感受到受精的快感,然而,这还不足以令我进入高潮。
  他射了精,趴在我身上,我俩对望了一会,下阴又感到充实起来了,原来他又回复了体力,阴茎在我的阴户包裹下开始重新粗涨。平时不常做的男人,一经大战自然快射,但优点却是回复得也很快。
  “喔……喔……”听声音也知道了,阿朗的阳具给了我两下子!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嗯啊……哼……好爽……哼……”他那条阴茎,就好像柱子、铁棒那样,狠狠地捣我的私处……突然他一下子抽出阴茎,我立即感到无比空虚,无奈的眼神中透射出欲望的光芒,他微微一笑,脸靠过来,深情地吻我的嘴,同时趁我不在意已将龟头对準我那花瓣环开的花蕊……
  我闭上眼,张开嘴,任由他对我狂吻,他吻我的脸、吻我的鼻子、吻我的嘴唇、吻我的舌头,正当我默默地享受着激吻,突然阿朗一挺腰,“滋。”的一声,全根尽没!我像被电击一般,浑身一震。
  “啊!……”,本来吻着他的嘴也鬆开了,当然他继续吻着我的牙齿和舌头。
  这感觉使我的阴道非常胀满!也非常彻底!从肉唇口一直抵到深处玉盾。
  接着便是几下抽送,“滋啪”,“滋啪”,我感觉到他的阴茎开始暴胀。我情不自禁地伸下手去摸摸,很粗大!犹如幼儿手臂似的!
  我闭起眼睛,承受阿朗那越来越快,越来越重的冲击,“霹哩、啪啦”,肉与肉的碰撞,弄得淫液四溅。我忍不住再次呻吟起来,从咿咿哦哦,渐渐地变成“喔……喔……”的高叫。
  他扭动着健壮的腰和屁股,让鸡巴在我的阴道内左穿右插,更充分地摩擦着我的阴道壁,“啊……啊……啊呀……哈哈哈……哟……嗯哦……爽……嗯嗯……哈哈……”,那种感觉实在爽快得要命,我竟然把持不住,摘下矜持的面具,放纵地淫笑起来。
  阿朗听到我的淫笑声,更猛烈地插我,每一下都撞击着我的“子宫口。”,当然我是没有子宫,但那裏却正是院长拿做了环状切割的龟头平均散布而构成的,充满着原来的敏感细胞和神经组织,阿朗的阴茎不断撞击那裏,顿时使我爽得两眼翻白,没多久,我到达了女人最渴望的性高潮。由于院长在设计我的尿道时保留了原有的摄护腺大量的“阴精。”立时狂喷而出……
  阿朗见到这些浓浓的分泌物从我的阴唇喷出,惊歎道:“晓薇,你……潮吹了!?”,兴奋的他一阵激动,便也就射精了,尽数射进我的体内……
第三十六集 迫不及待
  我俩几乎同时到达高潮,都累极了,健壮如牛的他这时也只得像孩子般趴在我身上,头埋在我的两个乳房之间,细细的品尝着我胸部所发出的乳香,而我双腿还是有劲地缠着他的腰,双臂环抱着他……
  过了好一阵子,他似乎恢复了力气,一把抱起了我,说:“走,我们回家再慢慢干!”
  他显然还有力气,真没令我失望,我心裏又喜又怕,喜的当然是可以多爽几回,怕的是阿朗显然比以前的阿行和阿广更为成熟和健壮,倘若真的干顺手了,可能比他们还更厉害,到时候我还能撑得住吗?我还捨得离开他吗?“等一下,让我先穿回衣服”
  “在我面前,你还有穿衣服的必要吗?我喜欢看你的裸体。”阿朗半笑着说。
  “那你也总得让我拿回衣服啊,哪能留在这儿?”
  “噢,也是”阿朗放下我。刚才情到浓时,衣服丢得乱七八糟,地上的沙发上的,最好笑的是我的内裤被阿朗顺手扔在杯子上!阿朗见了,把杯子收起,我问他收起来干嘛,他坏笑着说:“这杯子有你最宝贵的气味,可不能让别人不劳而获,你是我的女人,当然是由我收起来了。”我听了又气又笑。
  我拿好衣服,他又抱起了我,走出咖啡馆,上了他的车子。这时候已经过了12点,周围早没人了,又在黑暗中,所以我虽然是第一次没穿衣服在户外走动,也不是太害怕。
  半个小时后,我们到了,他的豪华别墅绝不比雷家的小,一共三层,花园泳池一应俱全。不过在美国这样的花园别墅其实比较普遍,只不过阿朗的别墅裏面的装修比较豪华罢了。
  我刚打开了车门,一对大手便握住了我的两个乳房!正是阿朗从后偷袭。
  “朗,我们进去再……喔!!喔!!……”我话没说完,他的手掌便用力按了我的乳房两下,令我无法说完那句话。
  “刚才我忍了好久,好不容易熬到家,你就让我泄泄火吧”,说罢,头凑过来,用力地吻着我的脖子和香肩。我扭过头来,引诱他吻我的嘴,用行动回答了他的要求。
  他张开了嘴,像麻鹰叼小鸡那样,一下子便含住了我的小嘴,然后用舌头顶开了我的上唇,便含住了我的上唇,拼命吸我的口水。
  “嗯~~~~嗯~~~~~~~~哦……哦……嗯!~~~~”
  阿朗一边吻着我,双手同时肆无忌惮地用力抓捏我的乳房,自从他在我私处射了精,拥有了我以后,动作也没之前那幺客气了,双手在我的乳房上随意地抓揉捏搓,使我下麵不到一会又湿了。
  不知道是女人潜意识中有喜欢受折磨的倾向,还是我特别的贱,之前阿朗对我既客气又怜惜的时候,我总得过好一阵子才能进入状态,现在他开始肆无忌惮了,手法上开始霸道而猛烈,而我却更容易来感觉了。下阴如此迅速地湿润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  他一边吻我,一边抓我的胸部,腾出一只手,越过肚脐和小腰,省略了抚摸的动作,两根手指直接捅进我的阴户!!“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”
  我惨叫一声,接着他又快速地捅了我两下,弄得我不自觉地淫叫了两声。他趁我张开嘴,更大幅度地吻着我的舌根,他的舌头作为前锋,直接伸进我的口腔壁,使劲地舔。在他如此猛烈的“口部攻击。”下,我的小嘴只能尽可能撑大,舌头则被压住,无还击之力。
  他的手指是继续在加大力度和速度,而我又要张开嘴和他接吻,连喊叫也困难,再到后来,我变得连呼吸也困难,他可能察觉了,便放过了我的嘴。我的头扭回去,背着他,终于可以喘一口气。
  然而,他的手指却没有放过我的阴户,反而增加了一根,共三根手指。在院长的设计下,我的阴道就如我的身材一样修长,即使是较宽的前半截还有阴道口都属于比较纤细的一种。这可是院长精心的考虑,既能和我的体型相匹配,又可以使干我的男人更容易得到满足感。所以三根手指对我来说已经是极限,插得我哇哇乱叫。“啊……哦。哇!!!朗……别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的……心肝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好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爽……哦……”
  我半坐半躺在他的手臂上,双眼半闭半开,口中乱叫,上身不动,下身则是不自然的乱动。随着他的手指不断冲击,我全身神经绷紧,每一个细胞均在收缩,继而突然放鬆,随着“哦……”的一声长吁,我到达了女人最幸福的时刻————高潮,同时带有潮吹,不过这次却不同于在咖啡馆内的潮吹,如果说那次是手术所造的以假乱真,这次则完全是假的。因为————从我尿道口中喷出的是不折不扣的尿液,我撒尿了!本来无论男女,在性高潮时都尿不出来的。而我在咖啡馆时已经有尿意了,被阿朗干了后,我并未要求上厕所便已跟了他上车,直到现在已经憋得不行了,高潮带来的全身放鬆,使我的尿液缓缓从尿道口溢出,最后冲破括约肌的限制,这才大股大股地喷了出来。
  当然,这是我一时顽皮故意憋住,等到这时才尿的,为的是让阿朗有耳目一新的感觉,因为尿液虽然不比潮吹分泌的液体来得乾净,但量却要大得多,再加上我自从变性以来一向注意饮食,绝少上火,所以尿出来的尿液是清澈的,应该不会令阿朗感到讨厌。而且我对阿朗有信心,他这幺爱我,我这幺做只会刺激他的性欲,他绝不会因我的尿液而讨厌我。
  果然阿朗一见到我尿尿,俯身张嘴去接,我急得避开解释:“这只是我的尿,很髒!”阿朗不理,仍然一下子就吻住我的尿道口,使我又“哦……”的淫叫了一声,我的尿液则喷得他满脸都是……他的头藏在我的胯下,他的嘴和我的尿道口接吻,我咨意地享受着这一切,直至我尿完最后一滴尿液。
  良久,他的嘴鬆开了我的尿道口,双手抓住我的两条大腿,把它们扯上座椅上,然后狠心的他竟然把我推出车门,我连忙双手着地以作支撑。
  我的两只手掌撑在车外的草地上,上半身倒挂在车外,下半身则是翘起屁股,尿道口、阴道口、屁眼等女人下体最要紧的三个洞均一览无遗地展现在阿朗的眼前,任君选择,阿朗这招可真绝!
  阿朗会选哪一个洞呢?我心裏不禁猜着。突然他那嘴唇在我的屁眼上重重的一吻!
  “啊……”
  我不禁骚浪地淫叫,他可不知道屁眼是我最敏感的性感带,当年,我之所以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心甘情愿地被阿行侮辱,和他极善于搞我的屁眼不无关係。也就是说,我可能为了屁眼而失去理智。而如今,我本来就是心甘情愿地被阿朗干,被最爱的人吻自己最髒的地方,这种快感更是难以形容,因为这正说明了他能包容我的一切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